钉子上

编辑 锁定 讨论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钉子上》是俄国作家契诃夫创作的短篇小说。《钉子上》通过对小公务员们的悲剧及其根源的艺术描写,真实地反映了19世纪末俄国的社会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讲,《钉子上》就不仅仅是一篇小说了,而是生动历史画卷。 [1] 
作品名称
钉子上
创作年代
1883年
文学体裁
短篇小说
作    者
【俄】契诃夫

钉子上内容简介

编辑
《钉子上》的故事非常简单:一群小公务员下班后到同事斯特鲁奇科夫家参加主人的命名日宴会。经过漫长的路程和想象之后,大家进了门,却发现他们的“上司”早在他们之前就到了,大家只好暂时回避,到一家小饭铺里等候。斯特鲁奇科夫以为这位不速之客“至多不过坐两小时”,但是“普罗卡季洛夫”又来了。最后,“直到晚上七点多钟,钉子才解除负担”。

钉子上创作背景

编辑
人格尊严问题在俄罗斯历史上向来是一个沉重的话题,除了人性原因之外,还有制度方面的原因。森严的等级观念和尊卑意识是漫长的农奴制留给俄罗斯人的主要遗产。等级观念的核心就是要人们在无条件地接受“纲,、“常”规约时消解个体尊严意识,因此,契诃夫笔下的小人物形象关于尊严问题的探索,实际上是对俄罗斯漫长的历史文化的深刻反思。斯特鲁奇科夫正是从反思的视角来探索有关人格尊严问题而塑造的小人物形象。 [2] 

钉子上人物介绍

编辑
斯特鲁奇科夫
普罗卡契洛夫霸占自己的妻子,斯特鲁奇科夫甚至没有憎恨的勇气和胆量,更谈不上直面这个恶棍与其决斗,只能“眼不见为净”,退到小饭铺,只有当别人“放肆”地咒骂之后,他才敢随声附和说句“魔鬼”。
普罗卡契洛夫
作品中,普罗卡契洛夫这个人物始终没有露面,只有挂在钉子上的貂皮帽子作为他的象征,这个“隐形人”就象阴天的云,沉沉地覆盖在这些小文官们的心上,当小文官们看见普罗卡契洛夫的帽子时,其反应是“面面相觑”,“脸色发白”,而后悄然退到小饭铺,如是者三。 [3] 

钉子上作品鉴赏

编辑
在这篇1400字左右的小说里,契诃夫以赴宴为中心事件,为读者深刻而形象地描摹出卑躬屈膝、忍气吞声、自我调侃、无可奈何的小公务员群像,让读者从一个侧面认识了等级森严的沙皇俄国上层统治者的胡作非为、“小人物”的沉重心态。
契诃夫的《钉子上》描写的是小公务员们的业余生活。他们工作繁忙,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工作之后,斯特鲁奇科夫的命名日宴会是小公务员们极好的一次放松自己的机会。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等待多日的企盼,也都最终化成泡影,他们在工作之余仍然无法摆脱“上司”那令人生厌的阴影。 [1] 
考察斯特鲁奇科夫惧怕大人物而缺失尊严的原因,与千百年来传统习惯和专制体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俄罗斯统一的国家形成之后,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封建社会的一个重要意识形态特点是尊卑关系的壁垒森严,具体体现为浓厚的官本位意识。在俄罗斯人的意识深处“官”从来就是威严、公正的化身,是被尊重的对象,表现出对官的敬畏,对官抱有过高的期望值。以此看来,小人物出于对大人物的依赖、依靠,试图通过巴结讨好来实现个人欲求,就显得自然合理。 [2] 
小人物缺乏从本质上认识大人物的能力,因为在封建皇权时代,官吏缺乏起码的监督制约机制,因而误国害民之官普遍存在,且官官相护,这种典型环境,对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心存幻想往往显得幼稚可笑。从这个意义上说,小人物尊严意识的严重缺失,与他们未曾意识到生活现状的可怜、可悲并试图予以改变不无关系。在小人物看来,屈从于大人物的生存模式从来如此,而且将来也该如此。这种缺乏改变生存现状的思维模式最终导致尊严意识淡漠。斯特鲁奇科夫对大人物缺乏本质认识,从一己私利考虑,幻想被擢拔提升,结果尊严丧失,遭人耻笑。 [2] 
小公务员们的群体遭遇是如此,那么小公务员的个体—斯特鲁奇科夫的境地就更为凄惨。在自己的吉庆之日,他发现“上司”对自己的俊俏妻子不怀好意,他却不敢作声,也不能作声,忍着饥饿在阴冷的大街上徘徊。可悲的是,他没有把“上司”的轻薄之举看作无礼,却当作是对自己格外“垂青”。—这些“小人物”们的举止低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用“寡廉鲜耻”来形容也不为过。表面上看,小公务员们的行为是自我作贱,其深层的悲哀是由这个社会的专制制度造成的。
作为统治阶级的代表,普罗卡契洛夫的形象是专制政体的真实写照。虽然他只是一个符号式的人物,但这个人物在小说中无处不在,小公务员们无不为他所左右:他的“存在”,小公务员们就失去了“存在”,他的“不存在”,小公务员们才恢复了“存在”。尽管他的“存在”形式是虚化的(“帽子”是他存在的标志,读者只闻其声,不见其容。)但他那令人畏惧的存在,拈花惹草的行为已跃然纸上。其实,“帽子”也只是帽子而已,帽子只有附着“钉子上”,才会具有无以伦比的威慑力,令人无可遁逃。而钉子,则是“帽子”的根基,是专制社会的专制制度;同时也可看作是“帽子”的欺压对象。 [1] 

钉子上作者简介

编辑
契诃夫(1860—1904),俄国作家,1860年1月29日生于罗斯托夫省塔甘罗格市。1879年进入莫斯科医科大学医学系,1884年毕业后在兹威尼哥罗德等地行医,广泛接触平民和了解生活,这对他的文学创作有良好影响。
  他的主要作品有:《胜利者》(1883)、《变色龙》(1884)、《草原》(1888)、《没意思的故事》(1889)、《库页岛》(1893-1894)、《在流放中》(1892)、《第三病室》(1892)。后来,他由开始创作戏剧,如《结婚》(1890)、《蠢货》(1888)、《求婚》(1888-1889)、《一个不由自主的悲剧角色》(1889-1890)、《伊凡诺夫》(1887-1889)、《樱桃园》(1903-1904)等等。 [4] 
参考资料
  • 1.    李虞.扫兴的宴会背后一《钉子上》人物形象分析[J].《三明师专学报》1996年第3期
  • 2.    惠继东;契诃夫笔下的小人物形象庸俗主题论——以《醋栗》、《姚尼奇》、《钉子上》和《宝贝儿》中的小人物形象为例[J].宁夏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01期
  • 3.    郝春涛;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契诃夫《钉子上》隐叙技巧的运用[J].雁北师院学报.1996年02期
  • 4.    契诃夫  .易文网[引用日期2017-12-30]